第54章 第54章既然你愿意陪我玩,那也……_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乐文小说网 > 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 第54章 第54章既然你愿意陪我玩,那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章 第54章既然你愿意陪我玩,那也……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在姜浅亲手将衣柜门关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三句话。

  原本是不想让穿女装的时奕州暴『露』在众人眼前,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从满目光亮瞬间变成伸手不五指,『逼』仄而又闷热的空间内,身旁男人的体温在逐渐升高,姜浅甚至种己的整个下肢是贴在了一个巨大火炉上的错觉。

  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人却只能静静维持着先前下跌的姿势,动都不敢动一下。

  可不光是,时奕州也是一样。

  原本低着头是为了不让己到什么不该的,以至于姜浅倒下来的时候他甚至连反应都没来得及;扣着的双手虽然分开了,但却被压在了比先前令人头皮发麻的位置——

  男人的左臂被姜浅的小腿挡住,另一只手不偏不倚拦在了的锁骨下方。

  虽然避免了的脸怼在高高叠起的衣服堆里,但

  时奕州觉得己快要扛不住了。

  “你稍微起来一下。”他压低嗓音,觉得现在是不妙。

  低沉而又好听的声音在姜浅的耳边响起,脸红得快要滴血,胳膊不禁软了一下,头重脚轻差又要摔下去。

  身前的那只大手却牢牢捞住了,隔着薄薄一层衣料,姜浅觉得被触碰过的地方仿佛是被烫过一样难受。

  轻轻咬了下下唇,“等等”

  一时间,柜内又变得安静下来,外面的池薇还在扯着嗓子咋呼着,让姜浅恨不得将动作放到最轻。

  两手在黑暗小心『摸』索,直到视线稍微适应了些后才找到下手的位置。

  木制的柜底像是暴风雨的灯塔,让姜浅终于找到了支撑己的重心。

  可堆满行李箱的衣物的柜子实在是太拥挤了,塞个将近一米九的男人经够勉强,别说现在又多了个姜浅。

  想坐下可以,但要先从时奕州的怀里站起来,等他挪开盘着的腿,之后才能缩在一边。

  姜浅觉得界上没比这个难的事了。

  咽了一口唾沫,“你的手”

  时奕州动作飞快地将右手抽了回来,生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

  没了束缚,姜浅稍稍找回了理智,一手扶地,一手想要蹭着柜璧起身,结果因为黑暗而『摸』不准距离,试探的指尖一下子触在了男人的下巴上。

  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掌心猛地被抓住,胳膊悬在了空。

  时奕州手上的劲实在是太大了,让姜浅好不容易升起来的故作镇定瞬间哑火。

  “对、对不起。”现在实在是慌得不行,脑子里的废料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扑面而来的压迫。

  听到女人稍稍带哭腔的声音,时奕州咬着牙,一把扶上了的腰,将人向上带了带。

  痒痒肉突然被碰到的姜浅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但知道对方的意思,恰好借着力稍稍起来了身。

  虽然双腿还是窝在时奕州怀,但起码经是良好的开端了。

  姜浅将胳膊撑在叠起的衣服上,也不管那是不是新入手的高定,或是哪个装着珠宝的礼盒,总之是硬着往上冲。

  等上身稳住,又开始小心挪动起己的腿。

  姜浅动作轻轻地,直到下一秒,安静的环境传来了一声闷哼。

  “唔”

  破碎的音节从时奕州鼻腔传出,姜浅明显觉到己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受着气氛的变化,不是傻子,当然明发生了什么。

  现在是该说‘对不起’,还是该说‘我不是故意的求你放过我。’

  姜浅的脑子经因为高温而烧得糊涂,一咬牙:

  长痛不短痛。

  女人修长的双腿滑过,时奕州觉得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右手紧紧拽住浴袍的衣料,咬着牙一言不发;趁着这个时候,姜浅一鼓作气爬了过去,死死靠在了柜子和衣物的夹角处。

  双手抱膝缩成了个团子,恨不得将存在放在最低。

  人与人的悲喜互不相同,漆黑的环境内,一男一女拉开了最大的距离,而外边,池薇在客厅里左右转转,始终没发现姜浅的影子。

  “奇怪,人去哪儿了”

  喃喃语,声音越来越小,因为距离的缘故,衣柜这边逐渐什么都听不清了。

  不过快,外面又重新传来了综艺节目的背景音。

  池薇不光人大大咧咧,电视时连音量也一定要开到最大,嘻嘻哈哈的声和观众的掌声始终不停,虽然平时些吵闹,可现在正合了姜浅的意。

  狭小的空间内本就焦灼,再压着嗓子说话,估计真要出什么了不得的事了。

  柜内的两人一言不发,外面偶尔传来池薇的声,好一阵后,姜浅的眼睛终于适应了眼前的黑暗。

  小心翼翼地抬起视线,发现己和时奕州只隔了不到一拳的距离,只要稍微动一下,就能贴到男人的胳膊。

  这是姜浅第一次和这位名义上的丈夫这样亲密的待在一起。

  以至于好不容易从‘高危’变到了‘低微’,又忍不住地胡思『乱』想了起来。

  比时奕州现在怎么样。

  没觉得身体不太舒服。

  心理情况还好吗,能不能撑住之类的总之『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能想。

  姜浅原本打算靠着思考来缓解一下紧张,可衣柜里实在是太热了,长期保持一个动作对任何人老说都是酷刑。

  缩了缩脚趾,准备将手放下来,结果这一搭

  好巧不巧又搭在了时奕州的手上。

  “!”

  姜浅就像只受了惊的小猫,又像是触了底的弹簧,飞快地弹了开来。

  这样强烈的反应让时奕州一时间失了言语,内心的失落无论何都抹不平。

  ——还是反我的接触。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就难再压下去,时奕州仿佛是被当头打了一棒,不光心凉了半截,连身体也凉得透透的。

  他攥着浴袍的绳子,却突然察觉到了光亮。

  男人抬头,发现是姜浅拿出了手机。

  “我我想办法把薇薇支开,先、先出去。”两人的脸距离极近,一发现时奕州盯着己,姜浅嘴瓢的差连话都不会说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时奕州觉得的脸红扑扑的。

  己还机会。

  “我听你的。”他的玻璃心稍微修复了些,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姜浅。

  实在是他的目光过分灼热,让姜浅磕磕巴巴,拿手机的手也因为紧张而颤抖着。

  “我给薇薇发个微信,到时候我、我想办法给你找个地方”硬着头皮,想的却是无论何不能让时奕州再待在这里了。

  己才进来五分钟就觉得整个人要喘不过气,这可是大夏天,一旦暑,保不齐会难受好几天。

  上次他就因为己而受了伤,不能再第二次了。

  语气里的急切让时奕州又活了过来,他头,又重复了一遍先前的四个字。

  “我听你的。”

  “啊、嗯嗯”

  着姜浅仿佛逃一般低下头去手机,时奕州的眼神愈发温柔,他着身侧人垂下的发丝,原本想要伸手帮别再耳后,却硬生生止住了动作。

  还不行。

  他现在是周奕。

  周奕、周奕、周奕。

  时奕州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偏偏这个人又是他己。

  他是真的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嘴硬地披着这个马甲,明明无数次机会可以正大光明站在姜浅身边,为什么非要把事情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他攥起拳头,手上的青筋暴『露』。

  一定要说出来。

  时奕州的视线移到姜浅的唇上,又飞快移开,然而就是这么漫无边际的一瞥,他到了己怎么都想不到的东西。

  姜浅微信界面前排,那个属于己微信头像的备注。

  不是[周奕],不是[z],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昵称。

  上面是一串英。

  ——[week11]

  十一周。

  时奕州。

  那一瞬间,时奕州以为己是在衣柜里待久了,热的脑子不太清楚,连眼神都花了起来。

  可事实不是这样。

  在姜浅跟池薇发完微信,重新切回聊天界面时,上面的备注依旧没变。

  还是week11,十一周。

  时奕州赶紧移开视线,害怕姜浅发现己的注视,可他的心跳无论何都没办法平缓下来。

  这是二十六年以来,他的脑海第二次变成『乱』麻。

  上次是姜浅坠楼的时候,第二次就是今天。

  ——知道周奕就是时奕州,也知道己就是时奕州。

  这个想法愈发清晰,男人一下子回想起了多事,包括在从医院回家时,姜浅那模棱两可的几句话。

  ‘我要和时奕州离婚,你觉得怎么样。’

  ‘因为你救了我啊,周奕。’

  一切的一切在瞬间排列整齐,时奕州的脑海仿佛多了个思维导图,将东西都整理到了该放好的位置。

  姜浅对他身份的正确判断,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几个月以来的郁闷一下子消失无踪,衣柜内,时奕州盯着经收起手机的姜浅,连眼睛里都是久久散不去的意。

  他心跳雷,突然觉得些东西可以忍,但些东西却是无论何都想要说出口的。

  时奕州深呼了一口气,终于喊了姜浅的名字。

  不是故意掠过、不是你、不是模糊的代称,没了一切克制,他喊的是“姜浅”,完完整整的‘姜浅。’

  女人茫然回头,接着听到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什、什么?”姜浅的嘴一张一合。

  什、什么么叫我喜欢你。

  等等,时奕州是不是说他喜欢我。

  突其来的表让姜浅整个人变得通红,可马甲的事却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时、时奕州、他、你、小心他他他他要是知道了”

  “不用管他。”

  “我确实喜欢你。”

  黑暗当,时奕州的耳朵红的吓人,可说这句话时却坚定十分。

  既然你愿意陪我玩,那也让我来陪陪你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