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时奕州觉得自己就应该吃……_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乐文小说网 > 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 第43章 第43章时奕州觉得自己就应该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第43章时奕州觉得自己就应该吃……

  姜浅被奕州的暴言给镇住了。

  看面前正襟危坐的男,她始怀疑这位和自己的名字写同一个红本本上的公,是不是因为马甲披得间久了,以至于神志不清分不清楚自己是谁,一下子精神分裂了?

  她看奕州,奕州低头看她手边的杯子。

  面对面的两始沉默不语,气氛尴尬的要命;只有空气当中淡淡的膏『药』味源源不断地传入姜浅的鼻腔,一下子给她熏得回过了神。

  还是这个味比较冲啊。

  胡思『乱』想当中,姜浅发现奕州的睫『毛』忽闪了好几下。

  不好意思,虽然他现看上去又窘迫又紧张,但姜浅就是想笑。

  她故意移了下杯子,将男的视线引,“胡导的戏备受关注不说,新演员出入剧组不太方便,而且我每天的戏份排得很满”

  总结一下就是婉拒了。

  奕州多想告诉姜浅说只要有他,没有任何能把拍到的东西传出去;毕竟他接手悦这么多年,网络上连一张他的照片没有。

  但是师出名,他现是周亦。

  烦躁,怎么办,被拒绝了,难受,想脱马甲。

  奕州脑内五连,始自顾自起了闷气。

  “那好吧。”

  他整个散发出来的落寞气息,仿佛是一只被主拒绝了一起玩耍的拉布拉多,就连嘴说出的话有赌气的意味没发现。

  这样的奕州看姜浅眼中这样只觉得可爱极了,她身子往前探了一,声音也更轻柔。

  “我有空的话去看你的。”她安慰。

  奕州抬起头,虽然没有说话,但镜片下的眼眸中明晃晃写了三个字:真的吗?

  “真的。”她使劲点了下脑袋。

  然而就他嘴角扬起笑容的一瞬,姜浅终于意识到现的场景像什么了。

  仿佛她是个家财万贯的女霸总,本来应该成为业内知名的工作狂,偏偏被身边天降的娇俏小妖精(奕州)给把住了命脉,对方一不高兴她就要花更多的间去哄

  咳咳。

  小妖精奕州。

  姜浅不自然地拿起菜单,“你有没有想吃的。”然后挡住了自己的脸。

  女的动作十分刻意,让奕州『摸』不清楚她想什么,于是飞快地电子菜单上点了几下,然后递到对面。

  姜浅一看,一共六菜两甜品,居然合她的口味。

  “你也喜欢吃这啊。”她有惊喜。

  奕州面不改『色』地颔首。

  这位花了大价钱星祁那买到了《姜浅爱吃的十菜超全list大合集》的男接平静说,“b市的口味清淡,但他们家的这几菜不错,你再选选。”

  姜浅叹气,“差不多了,吃多了晚上要睡不了。”

  “而且明天就要拍定妆照了,万一吃出个水肿,我可能被胡导直接楼轰出来。”

  第一印象很重要。

  既然她这么说了,奕州也没有意见,只是回想起了姜浅前几天不知和谁一起吃回锅肉的事儿,手底下却没有停顿的点了下单。

  正当两个准备品品茶,随便聊聊的候,餐厅出现了一位不速客。

  奕州的余光率先注意到有朝他们的方向走来,按来说餐厅的四个位置隔得很远,不应该有经过这才是。

  他有不悦的侧过头,正想来的不是哪家企业的负责的候,视线却触及了一张笑脸。

  熟悉的面容让奕州的瞳孔微微颤了两下;刚回完池薇消息的姜浅放下手机抬头就瞥到了这样一幕。

  这是怎么了?

  然后顺他的视线望去——

  一身休闲装的池逸正缓缓朝这边过来,还她回头挥了挥手。

  池逸回国了?

  姜浅第一反应是这个,紧接意识到以池逸的身份,再加上池家家的关系,这两个肯定没少打交。

  正她想难奕州的马甲要今天被扒了的候,谁承想池逸就跟没看到她对面坐了似的,上来率先跟她打了招呼。

  “姜小姐。”

  身高一米八几的男站桌边极具压迫感,姜浅笑笑,往坐了给他让出了点位置,“池先先坐。”

  “上次不是说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好了吗,怎么这么见外。”

  池逸笑得灿烂,接毫不客气地坐了姜浅身边,“没想到这么巧,能b市碰到你,是《未戎》要拍了?”

  “对,就这周内。”

  “那接下来的子你就要辛苦了。”

  姜浅想自己密密麻麻的拍戏表,违心地说了一句,“还好。”

  池逸唔了一声,“胡导是出了名的严格,要是片场出了什么事儿就告诉徐子一,我帮你解决。”

  轮得到你解决?!

  看两聊得热火,坐对面的奕州觉得刺眼极了,毫不顾忌地咳嗽了一声。

  清脆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池逸的叮嘱,此,这位‘不速客’像是才发现桌子上有第三个似的转过了头。

  “这位是”

  池逸眯起双眼,语调故意拉得很长;奕州毫不『露』怯地看他,目光逐渐恢复成平凌厉模样。

  说吧说吧,他早就想堂堂正正的以真面目示了,周亦这破马甲不要也罢。

  然而就男挺胸抬头,准备接受最终审判际,池逸又坏心思地登录好久,接说出了让跌破眼镜的一句话。

  “小姜,这位就是周亦吧,我薇薇说了,孟家帮了你的就是他。”

  奕州:“……”

  姜浅:“……”你认真的?

  当事情的发展过于离谱,姜浅很难分辨出池逸是认真的还是反串;但口了,碍于礼貌也要回答。

  于是她抿了下嘴,“对,是他。”

  池逸马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立即朝奕州伸出了右手。

  “你好周先,我是池逸,谢谢你前救了小姜。”

  上次是徐子一,这次是池逸。

  他们家的是怎么回事,来来回回的台词差不多,还这么恶心,什么叫谢谢他救了姜浅?这可是他婆。

  “应该的。”奕州冷冷地回答。

  两的手飞快地握了一下又分,池逸的视线飞快扫过了桌上还没有收进行李箱的面膜,“对了姜小姐。”他笑,“我前天韩国入手了一套er的新品,等晚一让送给你。”

  姜浅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被池逸抢前头给拦住了。

  “上次的事你忘了吗,是我应该做的。”他说话含糊不清,但姜浅却明白他指的是自己将买的项链送给了池薇的事。

  但是吧那个项链是她刷奕州的卡买的

  姜浅看了一眼奕州,男的脸快黑成碳了。

  她咽了下唾沫,“没事,我和薇薇”

  “哎哟。”一声感叹,池逸再一次打断了姜浅的话;而后一脸惊讶地望桌上的面膜和一小盒润喉糖。

  “周先这是送的什么?”

  “金嗓子?”

  “唉。”池逸叹了口气,“真贴心啊,不像我,只送一没用的钻石。”

  奕州:“……”

  “这样比起来,我韩国带回来的项链就逊『色』很多了。”

  “我也应该向周先学习,礼物不贵重,有心意是最重要的。”他说完后摇摇头,好像真的对自己很是不满。

  此的姜浅恨不得缩桌子底下,怕池逸回头把她牵扯进战场。

  以前觉得奕州已经够绿茶了,今天才见识到什么叫魔高一尺高一丈;和池逸比起来,奕州简直就是个纯情大可爱。

  而这个大可爱现正‘委屈’地盯她。

  很好,自己不能袖手旁观,看被欺负算是怎么回事。

  姜浅轻咳了两声,喊了池逸的名字。

  “你今天是有应酬?”她问。

  男侧过四分一上身,“也不算是。”

  “家有长辈给薇薇介绍了相亲对象,我拦前面先考察一下。”

  姜浅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这么快?”上次赵子琛的事情不是才过去没多久?

  池逸所谓的摆手,“反正过不了我这关。”

  意思就是不管怎么样不想让池薇去联姻咯。

  姜浅松了口气。

  正当她准备继续问问关于池薇下个月的该怎么过的候,身旁的男突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朝来的方向侧过了身。

  又有谁来了?姜浅趴桌上越过他的遮挡。

  远处,一名高大的青年眼睛放光,急切地朝这面走了过来,“这不是——”

  “你来啦小李!”池逸突然高声喊了出来,整个餐厅的音乐被他的嗓门压了下去。

  他说完后快步走了过去,哥俩好一般的楼上了青年的肩膀,脚下一个滑步就把带的转过了身。

  青年还有没反应过来,“唉池总,那不是呕咳咳。”

  眼看他要点明‘周亦’的身份,池逸看不见的地方立马给李姓青年的肚子上来了一拳,直到他咳嗽得说不出话后才放心撑往远处走。

  “哎呀小李,没事儿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咳咳咳咳咳。”青年满脸惊恐。

  “唉,姜小姐你们慢吃,我先带他去看看。”池逸苦恼地摇摇头,回头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接飞速消失姜浅的视线当中。

  他来得匆忙走的更匆忙,让这边的两个觉得有措手不及,桌上一下子又恢复了最初的尴尬沉默。

  恰巧此服务员将点好的菜送了上来,也不至于让手不知该放哪儿。

  夹过一口青菜,姜浅现算是知星祁为什么说这两个是变态了。

  池逸明明就知奕州的身份,但就是故意不点破,让他难受;奕州也是,被晃得脸沉下来了,还是嘴硬的不说。

  这难就是男该死的好胜心?

  “抱歉。”

  就姜浅思索的候,突然到了奕州的声音。

  她抬头。

  “我替你准备的东西”

  面前的男一字一句地说,姜浅一看,知他多半是被池逸的阴阳怪气给伤到了。

  也不能怪他,家是星娱的负责,小就是混迹娱乐圈的油条;至于奕州,小就是圈内公认的三好学,说连脏话不骂。

  唉。

  “礼物不贵重,合不合心意最重要,我真的很喜欢。”姜浅放下筷子郑重事。

  “至于池逸说的项链,我是不收的。他送礼物是因为池薇,朋友间的赠礼不是一定需要回的,即便要回,我也希望是薇薇亲自替我选的。”

  奕州点点头,眉头松了一。

  但姜浅总觉得他没完全进去。

  她想了想,拿起桌上的公筷给他夹了一块红烧肉,“来,尝尝这个。”多吃点心情就好了。

  突然被关心的男有点受宠若惊,这还是姜浅第一次给他夹菜。

  奕州的心情瞬间乌云转到了晴天。

  er项链他不是没有,上次拍卖买下的那两个至今还放他办公室的保险箱,整整三个月没送出去。

  但是三千多万的东西,奕州送得起,他周亦送不起。

  刚才有那么好几个瞬间,他想要不要借池逸的嘴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又转念一想,有东西与别那说,不如他自己主动交代得好。

  但现新的问题来了:如何才能安全的情况下脱下马甲,而不让姜浅感觉到奇怪呢。

  奕州咽下一口菜,偷偷抬头看了姜浅一眼。

  她确实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奕州不禁想起两个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不是民政局,而是d市的一家庙。

  当爷爷身患重病,决定放弃化疗去享受中最后的一段光;恰巧他有一位主持朋友,就想去拜访一下这位认识了五十多年的友。

  于菩提树下沐浴佛光,与友畅谈佛法,爷子的精神状态竟看上去比医院好上不少。

  然而有一天,奕州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爷爷打来的,说是让他去一趟d市。

  爷爷电话告诉他,自己和大师碰到了一位前来拜佛的女孩,身有大机遇不说,还被算出来是极好的命格。

  那个女孩看上去干干净净,『性』格朗,也懂礼貌,就是有一点不好,是个父母的孤儿,这次来只是为几名已经去世的上香的。

  当的奕州并不明白爷子为什么要说这话,但他到了庙的候知了,爷爷说她身负气运,想让他娶她。

  奕州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同意;他爱的是工作,本身就没有什么谈恋爱的想法,对他来说论和谁结婚一样,甚至不结婚也没有区别。

  但当爷子以遗愿为求,并且说那个女孩也没有拒绝的候,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第一次见面的候,姜浅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静静地站树下。

  她发现自己看她,于是笑了一下后主动走了过来。

  ——就像咖啡厅的那次一样,她过来说,“我叫姜浅,你叫什么名字。”

  奕州突然觉得自己对这桩婚事也没有这么反感,再名贵的珠宝也不一定有云朵好看。

  于是这桩婚事就这样被敲定了下来。

  然而第二次见面的候,奕州发现这个女孩有点变了。

  当的爷子已经因为病重法走路而住进了医院,他应要求去接她去了病房,那奕州发现这爱钱极了,骨子还刻小气。

  爱财是本能,小气也是七情六欲,这可以解,可姜浅给他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了。

  奕州后来心想,可能是因为初见的那天是晴天,微风吹起她的裙摆,就连光替她覆上一层朦胧微光的缘故吧。

  可能她一直是这个样子,只是自己不够了解她罢了。

  最后病床前,爷子握他的手只叮嘱了一句话,告诉他要好好对姜浅,论如何不能离婚。

  当的奕州想的是既然爷爷喜欢,自己养她就是了。

  虽然最后因为发的一事让他还是动了离婚的念头,但是幸好,他并没有迈出那一步。

  因为姜浅失忆了,变回了他记忆当中初见带滤镜的云朵。

  奕州再度咽下一口红烧肉。

  但她却失忆后一直想要跟他离婚。

  奕州不否认自己稍微有这么一点点嫉妒‘周亦’,和姜浅保持交距离不错,但是他又觉得仅仅保持交距离有这么点委屈。

  事情间的推移中逐渐发改变。

  就像他,一始只是想还那张《春》的情,结果却被姜浅一次次清奇的行为给套路了进去,最后还干了很多平不应该干的事。

  但虽然说是不应该,干的候他是一点后悔没有的。

  只不过看自己婆如同没事一般吃饭的模样,奕州总觉得自己嘴有点苦。

  很好,继有钱真好后,他现又始吃爱情的苦了。

  奕州叹了口气,他的动静虽然小,却仍被姜浅捕捉到了。

  “怎么了?”她问。

  男笑摇摇头,“吃饱了吗?”

  “嗯。”姜浅不知他为什么笑得这么心,但也跟笑了出来。

  “那我们走吧,”

  奕州伸手唤来服务员,却始终目不斜视地望姜浅;看她笑意绵绵,意识到总有苦他是论如何想要吃的。

  “买单。”他将银行卡递过去。

  然而服务却恭敬地低了低头。

  “这位先,隔壁的池先已经买过单了,他说希望周先能吃好喝好,还说谢谢您前帮了姜小姐,为了表示谢意,他送几件大牌马甲给您的。”

  奕州拿卡的手一顿。

  突然想把吃到嘴的饭吐出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