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有家不能回,有办公室也……_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乐文小说网 > 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 第26章 第26章有家不能回,有办公室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第26章有家不能回,有办公室也……

  “你怎么这儿。”

  看着面前满脸颓废、衣衫并不是很整齐的周亦,姜浅一时间回过神来。

  要不是他上熟悉的香水味及那标志『性』的眼镜,她还真办法把他跟之前咖啡厅里遇见的男人联系一起。

  姜浅说完后上上下下看了他好几眼,对方上散发来的疲惫味道让她突然间有点心酸。

  她心中暗骂时奕州真不亏是个工作狂,一个好好的员工都能被他‘折磨’成这个样子。

  “你时悦工作?”

  女人轻声问道,其实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一旁的时奕州嘴唇微张,吐来的音节却沙哑的吓人,他面上显『露』些不自然,微微侧过头咳嗽了声。

  男人这副闪躲的模样让姜浅抿起了嘴,愈发鉴定着自的判断。

  “事,你慢慢说。”

  她的语气中带着鼓励,而后站原地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电梯里的空气莫有些焦灼,时奕州抬起眼皮偷偷看了她一眼,心慌的感觉正无限放大。

  “嗯”

  “我是这里工作。”

  他说完后,突然从反光的电梯内壁上望到了自的影子。

  头发『乱』糟糟的,衣服领子也扣好,胡子胡子也刮。

  “我,通宵了,对不起。”时奕州慌忙补充道。

  自从上次用假骗了姜浅之后,他就有好一段时间都有睡好;再加上最近天公司的事务越来越多,昨天晚上就干脆熬了一整夜。

  心理上的煎熬加上体上的疲惫,结就是他刚才改完了所有文件、准备去卫生间洗把脸再继续忙碌时,一照镜子,发现里面的那个人颓废的不行。

  换做平时,时奕州多半会选择开车回家洗漱一下,换衣服再回来;然而今天的工作安排格外的满——十一点钟有一场电话会议,一点的时候还要参加一个线下活动,根本时间跑一个来回。

  于是他干脆把自家钥匙交给了李助,让他帮忙去取一衣服,自则留办公室小憩一会。

  时奕州a市有不少房产,别墅豪宅应有尽有,但他平时住的地方却不大,只有不到二百平。

  毕竟就他一个人,能占的了多少地方。

  拖地都嫌麻烦。

  电梯正匀速上升,时奕州故作随意地拽了一下自的衬衣,让它看上去能够稍微妥帖一点;小动作看姜浅的眼里,莫觉眼前的男人多了几分可爱的味道。

  啧。

  姜浅心里咂咂嘴,正准备逗他一下,却突然听到对方开说了一句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她琢磨了半天都想白,干脆问了来。

  侧的男人一僵。

  “昨天十点说了晚安。”

  昨天晚上十点钟说了晚安,但是却有放下手机,反而一下子通宵到天亮。

  姜浅墨镜后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

  “你因为这个道歉?”

  就这?

  就只是因为这个?

  时奕州不知道的是,自的一番话让他原本姜浅心中闷葫芦的形象一变再变,最后停留了一朵含苞待放的小野花上面。

  男人周内营造来的不善言辞瞬间碎裂,这哪里是三句话憋不一句人爱听的的人?

  总之后谁再说周亦闷,就是和她过不去。

  谁家闷葫芦这么会说话。

  旁的时奕州再次点头,他停留自上的目光看的姜浅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正当她脑袋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啊电梯。”

  慌慌张张的女人抬头一看,电梯已经上到了十六层,她赶忙伸手去着二十一的按钮——

  “嗯?”怎么是亮着的。

  她有一瞬间想白,隐隐约约觉自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姜浅将楼层按键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发现另一个亮起的按钮是十九层。

  女人悬半空的手一停,伴随着她疑『惑』的鼻音,时奕州觉自的肩周炎都要被吓来了。

  “你刚才一进电梯就按了。”他赶忙压低嗓子说道。

  然后反应过来。

  妈的,撒谎了。

  “是吗?”

  姜浅的声音去愈发狐疑,她的音调越长,时奕州就觉自的心越慌张。

  但现显然不是追究小事的时候,他控制着自的表情,脑袋点下了小小的弧度,“是的。”

  现的首要任务是不要掉马。

  旁侧的姜浅回忆了一下,似乎还真的有这部分记忆,于是也跟着点了点头,一时间,电梯里静了下来。

  见她不和自说话了,时奕州松了一气,想着只要自能撑到办公司便万事大吉,下一刻,他反应过来了。

  姜浅。

  来了时悦。

  要上二十一楼。

  “……”男人藏镜片下的瞳孔剧烈震动着,他不可置信地看向姜浅,心里的答案呼之欲。

  距离他把她拉黑已经过了周多的时间,而密探时星祁也不影响对方私密的情况下简单的告诉着他关于女人的行踪。

  比如她上周末就回了a市的事。

  刚接到这个消的时奕州就已经开始有些慌神了。

  上着班都猜测她会不会干脆找上门来,然而眼看着过了三天,对方却一点消息都有,他还私心想着离婚的事情是不是被掀过去了。

  然而现实还是很残酷的。

  就像是无情的姜浅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还指着他的脑门告诉他不要再做春秋白日梦了。

  电梯叮的一声听了十九楼。

  姜浅稍微测过体给他让位置,门开了五六秒,可时奕州仍愣原地有动。

  “周亦?”

  “嗯。”他一个激灵回了神,“怎么了。”

  “十九楼到了。”

  姜浅好听的声音盘旋他耳边,时奕州抬头,看到了大大的十九。

  “谢谢。”他电梯,回头。

  “你来时悦是有什么事情——”

  “你下班后有时间——”

  个人的声音同时电梯间响起,同时结束。

  发现时奕州抿起了嘴唇,姜浅莞尔一笑,“是有些事情要谈。”

  男人点点头。

  接着犹豫了片刻,“我下午,应该有时间。”

  他说完后,心里有些打鼓,毕竟他已经知道姜浅是要来找自离婚的,可是她要约周亦去干什么呢?

  时奕州盯着姜浅的眼睛,想要看清楚她说答案时的深情,可惜映入眼帘的只是黑漆漆的墨镜镜片。

  秒后,“下午有时间的话,就回家好好睡一觉吧。”

  “……”

  时奕州惊讶中抬起了眉『毛』,对面的女人见她这个反应,忍住笑了声。

  “先了,下次再见。”

  姜浅的手按了关门键上,厚重的电梯门缓缓闭合,那个瞬间,时奕州看见姜浅将墨镜稍微抬起了一点,好看的目光中全是笑意。

  她刚才,是逗他吧。

  端着咖啡的男人原地站了好久,直到后传来了员工的问候。

  “时总好。”

  他点点头,随后员工茫然不解的表情中推开了电梯旁边、防火通道的大门,一正气地了进去。

  “……”

  “什么情况?”

  年轻的高管缩了下脖子,挠着头回办公室去了。

  另一边,电梯缓缓停了二十一层,大门打开,目光沉『吟』地姜浅一部垮了进去。

  第一脚的软软触感让她不自觉低下了脑袋,和刚才十九楼的地面不同,这里的地面全部铺设了地毯,廊的灯光温柔而不刺眼,让人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看着四处挂着的画,姜浅才白了时星祁中,时奕州对他的‘唯一爱好’究竟喜欢到了什么程度。

  总之相比办公场所来说,这里看上去像是个艺术馆。

  姜浅左右打量了眼,倒是看见了不少有趣的作品,只可惜她今天不是来赏画的,也有那么多闲情逸致。

  她到悬挂着小地图的墙边,仔细地观察着时悦顶楼的分布情况。

  整个二十一层被划分东西个部分,右边是一些高管的办公及会议区域,而时奕州的总裁办公室及助室都廊左手边的地方,由单独的一扇玻璃门隔绝了来。

  上来前她还想着找个人带个路,可这一层静悄悄的,她不太敢『乱』,只能自一个人去『摸』索。

  姜浅深呼一气,将罩摘下放进了随的小包当中。

  她而后心里给自加油打气,似乎这样就能带给自无尽的力量。

  女人紧接着挺起胸脯,抬起下巴,趾高气扬的朝着时奕州的办公室去。

  然后,她发现里面人。

  玻璃门的后边是空『荡』『荡』的桌椅,姜浅退后抬头看了眼,牌子上挂着的确实是总裁办公室五个大字。

  可里面怎么是空的?

  姜浅纳闷了。

  时奕州是个工作狂魔,一个上班期间绝对不会离开公司半部的狠人,怎么回事,难道他兼数职,这个是其他人的办公室?

  姜浅将额头贴玻璃上,将手放眼睛左右,尽力眺望着。

  直到看到那副挂角落,『露』了一半的《春》,她才完全确认了下来。

  这里就是时奕州的地盘。

  “……”她原本还气头上,看到那幅画就弱了下来是怎么回事?

  姜浅叹了气。

  她今天专门什么事都安排,鼓足了勇气来找时奕州协商离婚。

  为了做好准备,她家拉着丸子模拟了可能被人轰去、被人架去,甚至是被人打去的场景。

  可她怎么都想不到还会有压根找不到人的这个选项。

  姜浅不觉时奕州是故意躲着她,只是觉实是不巧,多半是赶上了他门的时候。

  女人看了眼表,十点二十。

  “不管了,等。”

  她咬咬牙,准备这里硬等着时奕州回来。

  无论如何这件事都要今天解决。

  她靠玻璃门正对面的墙上,双手抱胸气势不善,决定只要目标任务一现,就二话不说先上去拽着人的袖子再做打算。

  姜浅就这样沉着脸静静等着。

  而和她一样默默等待着的还有时奕州本人。

  端着咖啡的男人此时正站二十楼和二十一楼的消防通道之间,很难形容现是什么一个心情。

  是应该感谢自突然睡不着,想要喝杯咖啡硬撑一会,结咖啡机坏了,李助不所只能自下楼去买吗?

  要不是因为这个奇妙的巧合,他现可能就会坐办公室里,邋邋遢遢的模样、并且时奕州的份,迎来自妻子的离婚请求。

  当然,要是被她发现自就是周亦,这件事情估计难解决。

  时奕州心累,时奕州不想说。

  忙碌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男人累极了,环视了一眼周围,发现台阶上还算干净,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带手机,办法和李助联系也就算了,现的他还不能『乱』跑。

  姜浅还这栋楼里,他不能确定对方是会一直等着他,还是说见办公室里人就直接下楼离开。

  结论无法判断,无法判断就不能直接击。

  他生怕自和姜浅碰面的时候,突然从背后窜来一个人喊他时总。

  不过也有好消息。

  消防通道就电梯的旁边,二十一楼一般什么人上来,只要他听见响动,或是听见李助的声音,就立马上去将人拖进楼梯间。

  看着满目的水泥地面,时奕州觉此时的氛围有些萧索;他将长腿往下放了一个台阶,无声的叹了气。

  有家不能回本就已经够可怜的了,现居然连正大光自的办公室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可这能怪谁呢?

  怪周亦吧。

  男人端起其中一杯咖啡,准备喝平复一下自的心情,突然一声巨响,下边二十层的消防门被人一把推开。

  穿西装的男人被女人一下子摁了墙上,个人看上去浓情蜜意,大门紧闭的瞬间抱一起亲了起来。

  “老公,我好想你~”

  一边亲亲我我,一边还发令人不忍直视的声音。

  时奕州端着咖啡的手停了半空中,一眼就认了台阶下的人是人事部前天才领证结婚的婚夫妻。

  一男一女都是二十层的,工位隔了不到二十米,居然还天天把我想你你想我的挂嘴上。

  时奕州的脸『色』瞬间变阴沉无比,十几层台阶下,原本闭着双眼享受着亲吻的男人突然头皮发麻,仿佛被什么东西点了一下般睁开了眼。

  他斜着眼球朝向顶楼的楼梯上看去。

  自家老板正坐那儿,腰板挺笔直,镜片似乎灯光下闪着诡异的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