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_千金裘
乐文小说网 > 千金裘 > 第9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4章

  卫蘅伸出手握住陆湛的手,“你这也太绝对了,别的不说,就拿福佑年间的首辅张大人来说,他不就是善始善终么,儿子最后也成了首辅。”

  陆湛低头看着卫蘅,“老张大人可不是自己想致仕的,他是察觉到了皇爷对他已经不再信任才离开的,他儿子更是个太平宰相,一点儿实事不干。你怎么不说他儿子最后的下场?”

  卫蘅想了想,“看来夫君是既想能做点儿实事,又想能善始善终。”

  陆湛道:“自古既想做事又想善终的,实在寥寥可数。”

  卫蘅将双手都覆盖在陆湛的手上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不过事在人为,不管你怎么选择,只要对得起咱们来世上走一趟就行,活个痛快就行了,至于长短却不用太过计较。”

  陆湛看了卫蘅良久,看得卫蘅心里都发虚了,这才抬起她的下巴道:“看来我是捡了个宝贝回来。”

  卫蘅拍开陆湛的手道:“什么捡回来?是抢回来的好不好?”

  “行,抢回来的。”陆湛忽然将卫蘅抱了起来,吓得她惊声尖叫。“你知道山贼抢了女人后都是怎么办的吗?”陆湛抱着卫蘅往两匹马走去。

  卫蘅的笑声大约已经传遍了整个山林,“快放我下来。”

  陆湛搂了卫蘅同乘一匹马,还让卫蘅坐在自己前面,面对自己。

  卫蘅就是再傻,多少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开始使力挣扎,“我自己能骑马。”

  陆湛低头含住卫蘅的唇瓣道:“你不是我抢来的女人吗?俺们山贼都是爽快人、急性子,咱们先行了洞房,等回了山寨再补礼。”

  卫蘅被陆湛的话给惹得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摇头道:“你一点儿也不像山贼,太斯文了。”

  “有野蛮的,还在后头。”陆湛单手控缰,空出一只手探入卫蘅的衣襟。

  卫蘅开始“嗳、嗳”地叫唤,“陆湛,快放手,这可是在路上,你不是来真的吧?”

  陆湛抵着卫蘅的额头低声道:“咱们试试好不好?”

  卫蘅拼命摇头,“不,不,这样不行。”

  陆湛低声哄着卫蘅道:“怎么不行,路上又没有人,我拿披风挡着你,保证一根头发也不露出来行不行?”

  卫蘅还是不允,“不,不,这怎么可以,你不正经!”卫蘅说不出理由来,只觉得太难为情了,又觉得陆湛太不正经了。

  “哪个做夫妻的私下是一本正经的?珠珠,这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不是也喜欢吗?”陆湛道。

  “谁喜欢了?每次都是你逼我的。”卫蘅恼羞成怒地道。

  “那昨天晚上,是谁主动钻到我被窝里来的?我一时没顾上吃这小东西,又是谁自己送到我嘴边的?”陆湛的手下一用力,痛得卫蘅忍不住叫出声。

  卫蘅抬腿想去踢陆湛,“你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明明是你逼我的,你说我要是主动,一次就放过我,我才……”后面的话卫蘅脸烧得都没法儿说了。

  陆湛抽回手,掐住卫蘅的腰道:“好,既然你提起这个,咱们就理论理论。为夫正值壮年,平日又是习武之身,正值新婚燕尔,少奶自己不肯给我一口饱饭吃就算了,稍微用点儿力气就嘤嘤哼疼,这也算了,偏偏又连我身边一个母蚊子都容不下,叫我阳气亢盛,阴阳失衡。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卫蘅才知道原来陆湛对自己还有这许多怨气的,忍不住辩解道:“这怎么能怪我,是你自己,自己太……勇武了些,我身子算是好的了,若是换个人来只怕更受不住,早累晕了。”

  陆湛笑着咬了卫蘅的耳朵道:“那你昨夜总没有再累晕吧?我是不是信守了承诺?”陆湛见卫蘅耍赖捂住耳朵不想听,他拉下卫蘅的手道:“你别耍赖,我不是非要行事,只是咱们夫妻之间总要开诚布公。”

  “我不听。”卫蘅娇蛮地道。

  陆湛道:“你不是不喜欢我身边有其他女人吗,如今我教你个法子,你听不听?”

  卫蘅眨巴眨巴眼睛,总觉得陆湛是调笑自己,不过不听吧,又生怕真错过什么法子,卫蘅挣扎了再三,才傲娇地抬了抬下巴,“你说吧。”

  陆湛看见卫蘅那副骄模样就想笑,低头在她唇上使力咬了一口,这才道:“你说男人家里有了如花似玉的妻子,为何还要另纳妾室,或添置外室,那些女人瞧模样只怕给家中妻子提鞋也不配?”

  卫蘅其实也是纳闷儿的,她就问:“那你说是为什么?”

  陆湛也没有吊卫蘅的胃口,直言道:“不就是图个新鲜么?这八抬花轿抬回来的妻子,总嫌私下太正经,偏偏你们也难做,不正经又如何立威,是不是?”

  卫蘅点点头。

  “可是人都有劣根性,都有自己的欲、望,比如你,就是个天生的醋坛子。所以男人在妻子那里得不到的东西就只能去外边寻了。你这样亏待我,现在咱们是情浓爱蜜,我能接受,可是将来,你自己是不是也怕我回头来怨你?”

  卫蘅听了陆湛的话,只觉得酸楚难挨,沉默着不说话。

  陆湛叹息一声,“好珠珠,我现在说这些话,你不爱听,但是将来你就会明白,我是把自己的心都在你面前剖开了,把一切都交在了你手上,只看你肯不肯用心。”

  卫蘅的眼圈都红了,“我怎么不用心了,难道不陪你胡闹,就是不用心?”

  陆湛无奈地笑了笑,“你这牵驴子也总得挂个萝卜在它跟前儿吧?是不是让它舔上一口,它才能跟你走啊?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这道理放哪儿都是一样的。”

  卫蘅“哼”了一声道:“你这是哄我。”

  陆湛承认道:“我的确是想哄你,可也是想教你。你与其指望天生就喜欢偷腥的男人能洁身自好,还不如自己勾着他、逗着他是不是?只要你让我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那还不是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卫蘅知道陆湛的意思,说白了还是得看女人自己的本事,若是光凭着一个正妻的身份就指手画脚却是不能够的,还得自己有本事让男人心甘情愿。

  “不对,我还是觉得你是在哄我。”卫蘅皱了皱眉头,“而且你的话也不对,让我想想,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卫蘅一时没想明白的是,男人既然不能洁身自好,凭什么女人就该洁身自好呢?这话反过来说,男人也得迷得女人心甘情愿才行。

  卫蘅这样说,就以为了了,结果陆湛却伸手去撩她的裙子。卫蘅吓得赶紧压住陆湛的手,恼怒道:“你做什么?”

  陆湛理直气壮地道:“自然是做我想做的事情。”

  卫蘅瞪大了眼睛道:“我可没同意。”

  陆湛看见卫蘅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就来气,他渴得不行,她却没事儿人一样。“道理说不通,咱们就比力气,谁赢了就听谁的。”

  “陆湛,你这个野蛮人。”卫蘅推了推陆湛。

  “你可以借着我对你的怜惜和爱意来达到目的,这是你们女人天生的本事,难道就不许我靠力气混口饭吃啊?只可惜没有人体谅我、怜惜我则个。”陆湛唉声叹息。

  卫蘅真是被陆湛逗得哭笑不得,这个人为了达到目的,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可最后到底还是被陆湛得逞了,还平白废了卫蘅的一条亵裤。

  马行下坡,脚程本就快些,偏偏陆湛还放开了马来跑,卫蘅就有些吃不消,捶打着陆湛叫道:“你控着马,控着马呀。”

  陆湛只低头亲了亲卫蘅的脸蛋,“珠珠,你且忍一忍,这样才爽利。”

  只可怜卫蘅一双细腿颠得忽上忽下,承受不住陆湛的力道,身子就只能往后倾,如此一来小腹受力,更是累得厉害。

  黄昏时分,倦鸟归巢,山野间炊烟袅袅,远处还能看到骑在牛背山的牧童横笛于唇边,近处有樵夫担着柴禾从林子里走出来。

  卫蘅看见那短打褐衣的樵夫出现时,简直没吓晕过去,猛地一下就扑到了陆湛的怀里,低呼道:“有人,有人。”

  只听得陆湛闷哼一声,他就将卫蘅整个罩在了披风之下。

  其实那樵夫哪里及得上千里马的脚程,不过是偶然从岔道走出来,就惊到了正在做坏事的卫蘅。

  卫蘅都吓呆了,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一惊一乍的,让向来以“自控”为傲的陆湛,都提前到了。

  陆湛将头抵在卫蘅的肩上喘着粗气。

  卫蘅狠狠地掐了陆湛的腰一把,却也不敢抬起头来。

  两个人走到庄子门口时,卫蘅咬了陆湛的脖子一口,才开口道:“等会儿叫我怎么跟念珠儿她们解释我的亵裤去哪里了啊?”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