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剪不断_千金裘
乐文小说网 > 千金裘 > 第66章 剪不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章 剪不断

  张老太太不知道木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陆家的那两个后生的确也到了说亲的年纪,等陆湛的亲事定下来之后,陈二夫人膝下的四郎也该说亲了。同卫蘅的年纪也合得上,但是木老夫人这时候说这种话,难免不会让人误会,她是想将卫蘅订给陆湛,毕竟现在陆家要议亲的可是陆湛。

  而且卫蘅都定亲了,木老夫人居然还说这种话,那一定是真的在惋惜。

  可是张老太太想想又觉得不对,如果他们家有意给陆三郎说卫萱,就绝不可能再给陆四郎说卫蘅,哪有两姐妹嫁给两兄弟的。张老太太的心一跳,难不成她本来真是要给陆湛说卫蘅的,所以木老夫人对陆湛和卫萱的亲事才一直不肯点头。

  张老太太一想到这种可能,在心里险些没把何氏骂个半死。

  而木老夫人在心里又何尝不是将楚夫人骂了个半死。若非是楚氏挡在中间,她完全可以早将卫蘅和陆湛的亲事定下来。

  木老夫人又细细打量了卫蘅一番。

  小姑娘实在是太漂亮了,鲜妍得仿佛即将绽放的粉荷。人瞧着也十分大方,脸上时时带着一丝甜甜的笑容,让人看了就觉得舒心。

  木老夫人想得开,她也没想要给陆湛寻一个多厉害的媳妇,也不需要给陆湛找什么帮衬,她的孙儿靠他自己,就已经足以傲视众人了。

  木老夫人只是心疼陆湛。陆湛的爹不争气,陆湛年纪轻轻就要肩负起国公府未来的重担来,她瞧着陆湛越来越沉寂的性子就觉得心痛,别的孩子还在父母膝下承欢的时候,陆湛已经跟着他祖父在沙场历练了,后来又是不畏寒暑的在东山学院苦读,出外游历,心思就越来越深沉,木老夫人每次看见就觉得对不起陆湛,若是他中意卫蘅,木老夫人就愿意给他聘了卫蘅,只盼他回家能有个贴心的人。

  这下可好了,木老夫人不由又想起陆湛从宁夏回来后的样子,神情虽然正常,可是老夫人怎么会不了解陆湛,他眼睛里都冻出冰渣子了。

  立了大功,脸上却一丝喜色也没有,亏老国公还赞叹说陆湛性子沉稳,老夫人都恨不能啐老国公一脸,男人的心也太粗了,难道他就看不出,陆湛这根本不是性子沉稳,而是心里难受得厉害。

  陆湛身边伺候的小厮也偷偷跑去宣瑞堂告诉过老夫人身边的牡丹,三爷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在水榭喝闷酒了。

  木老夫人想起就心疼,陆湛还从没有这样消沉的时候,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坚信可以解决,并且为之努力,从没有消极过,但是唯独在卫蘅这件事上,老夫人觉得即使是陆湛,那也是无能为力了。

  从木家回府后,张老太太一直在想木老夫人说的那番话,可是不管如何,事情已成定局,再后悔也没用。现如今,她只盼着如果卫萱和陆湛的亲事能成,就最好了。而木老夫人的话,她也最好听在耳朵里,就从此藏在肚子里,免得卫萱心里有疙瘩。

  不过很快,张老太太和木氏的“美梦”,就被打碎了,听说楚夫人有给陆湛和她表侄女定亲的打算。不过这些都是传言,但陆府那边确实一直没有请人到卫府提亲。

  张老太太又觉得这不能怪陆家,因为齐国公陆彦自从宁夏回来以后,就病倒了,听说是受了凉,引得年轻时战场上受的伤旧疾复发,一开始大家还没觉得凶险,可是在吃了一个来月的药之后还没有丝毫好转,反而人都起不来床了,成日昏昏沉沉,连宫里的太医都说,时日无多,叫预备后事了。

  陆家出了这样的事情,谁还有心情说儿女的亲事啊。

  陆湛也是告了假,在家里给齐国公服侍汤药。为着齐国公的病,永和帝下令让太医院的太医一起会诊,可还是没想出好方子来,反而争论不休,这样的情况,谁也不敢给老国公乱用药。

  永和帝还亲自到了陆府看望齐国公的病情。一般皇帝都来探病了,那就真是没救了。

  卫蘅在家里听见消息后,心里也替齐国公担忧,毕竟是国之重臣,没有他北地的黎民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更何况,他还是卫蘅表姨婆的丈夫,又是陆湛的祖父。

  何氏的心里也为齐国公担忧,这日晚上还特地留了卫蘅道:“明日,跟我去齐国公府看看你表姨婆和老国公吧。”

  卫蘅点了点头,本来就是亲戚,这时候自然应该去看看,看一眼就少一眼了。

  只是卫蘅看着何氏张罗明日要送到齐国公府的东西,觉得也太厚重了一些,百年山参、鹿茸、血燕,跟不要钱似的都论斤送。卫蘅有些诧异,“娘怎么准备这样厚的礼,也不怕别人说你,你让别的去探望拉老国公的人怎么办?”

  何氏拍了拍额头道:“我这不也是想着还你湛表哥一个人情么。”

  卫蘅闻言一愣,“娘欠了他什么人情?”

  何氏惊诧地道:“我没告诉过你?”

  卫蘅摇了摇头。

  何氏也不瞒卫蘅,就将卫峻是如何惹上商彦升的官司的,如何被大理寺调查的,陆湛又是如何帮了卫峻的事情,都告诉了卫蘅。

  “你瞧,你爹爹有事的时候,陆湛大力相助,如今齐国公眼瞧着就要不好了,咱们是不是该比别人送重些礼?”何氏问。

  卫蘅没想到,陆湛还帮主动帮过她的父亲,那时候陆湛还跟她仔细分析过她爹卫峻不会有事,想来他说要娶自己,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陆家也不缺这些东西,娘还是别送这么多了,别人看了会说闲话,说咱们赶着巴结陆家,何况二姐姐同他们家有可能议亲,万一说咱们上赶着想将女儿嫁给他们怎么办?”卫蘅道:“娘想还人情,送这些东西,其实也抵不了什么。”

  何氏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儿,便点了点头,“行,都听你的。”

  晚上,卫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帮到陆湛,帮到齐国公,只是太医也没有法子的事情,卫蘅当然也束手无策。她努力想回忆上辈子齐国公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但是因为过了太多太多年了,卫蘅只记得就在这几年里,但是具体是哪一年就有些模糊了。

  卫蘅盯着床帐,数着白羊,数着数着,忽然坐起了身,她一下就想起来了,过几年大夏朝会出现一个神医,据说是华佗再世,叫作华寿延。

  卫蘅虽然不知道华寿延能不能救齐国公,但是她觉得可以试一试。

  卫蘅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吩咐木鱼儿让人去打听,一个叫做华寿延的大夫。卫蘅只能大约记得华寿延在出名前,一直在陕北附近行医,那里年年遭灾,又饱受兵祸,百姓最苦,所以华寿延一直在那里行医救人。

  “姑娘打听这人做什么啊?”木鱼儿问。

  卫蘅道:“问这么多干什么,赶紧去打听。”

  木鱼儿的父亲是何氏的陪房,深受器重,何氏和她京里的铺子之间跑腿的事情,都是交给他在做。所以卫蘅才让木鱼儿去打听,其实就是让何氏铺子上的人帮着打听。

  “听仔细了,要尽快,多赏些银子。你就说我说的,谁要是能找到这个大夫,我就赏他一千两银子。”卫蘅道。

  有些做活儿的人一辈子只怕也未必能见到这样大笔的银钱,重赏之下必有消息灵通之士。

  木鱼儿缩了缩脖子,赶紧回家找她爹去了。

  卫蘅则带了念珠儿跟着何氏还有老太太去了齐国公府。按说,卫蘅其实不该来,她见着陆湛只会尴尬,只是她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硬着头皮还是来了,大概是想见着陆湛被他骂一顿,打一顿都是行的,有些事情总要当面了一了才行。

  张老太太等人到了宣瑞堂,木老夫人也没有精神招呼,冲着张老太太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木老夫人一下子就仿佛老了很多,头发都灰白了一半,脸上全是憔悴之色,再看楚夫人和陈夫人,都是一脸的憔悴。

  张老太太道:“老姐姐,我们也就是过来看看,知道你们现在照顾病人,劳心劳力不方便,若是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就是了。”

  这两天像张老太太这样的上门来探望的亲戚不知凡几,张老太太算是有脸面的,这才能到了宣瑞堂,还见着了木老夫人,等闲的亲戚上门都是在外头由管事妈妈招待一会儿便告辞了。

  “费心了。”木老夫人道。

  礼物送过了,心意也当面表达了,张老太太这就准备离开,哪知在内室伺候的牡丹却出来,对着木老夫人和张老太太道:“国公爷醒了,想见见卫三姑娘。”

  这话一出,张老太太和何氏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老国公在这种时候会想着见卫蘅这个不沾边儿的小丫头。

  而跟在木夫人身边的卫萱却脸色一变,她本就是灵慧之人,一下就明白了老国公想见卫蘅的原因。

  这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