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直恩怨_千金裘
乐文小说网 > 千金裘 > 第32章 直恩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章 直恩怨

  卫蘅道:“昨日在孤鹤先生的琴斋里,当时只有我、孤鹤先生还有他的琴童,孤鹤先生绝不会碎嘴说这些话的,肯定是有人套了他琴童的话。你和范馨偷偷去打听打听,这些闲话是从哪儿流出来的,我总要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给我使绊子才好。”

  “好,擒贼先擒王,包在我身上了。”郭乐怡极有义气地道,这也是为何卫蘅为何能和郭乐怡成为至交好友的原因。

  郭乐怡和范馨刚走,卫蘅就看见木珍、木瑾两姐妹走了过来,木珍见着卫蘅,就想上前来打招呼,哪知却被木瑾一把拉住袖子道:“姐姐,这样丢死人的人,你还理会她做什么,真真是晦气,走到哪儿都能看见她。”

  “瑾姐儿!”木珍大声叫道,可却拗不过木瑾,只能被她拉着往别处去。

  木瑾的态度倒是伤不了卫蘅,不过卫蘅也算是看透了这位被宠坏了的表妹的心性,真是不值得人对她好。

  过得一会儿,卫萱终寻得了卫蘅,拉了她的手道:“三妹妹,那些女学生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孤鹤先生也是我的老师,他这个人,目下无尘,等闲人想得他一句骂语都不能,他是孤僻性子,又是刀子嘴豆腐心,骂得越凶的人,说明他越是放在心上。我入女学来,还从没见过他对那个女学生说过这样过分的话,想必是对你另有一番期望,这才用了重槌。你若好好去跟孤鹤先生求教,一定会受益匪浅的。”

  卫蘅回握住卫萱的手,卫萱的见地实在叫其他女学生们都该羞愧死,也难怪她才十三岁,就隐隐然成了女学里的第一人。

  “多谢二姐姐。”卫蘅眼里有些泪花,以前到底是她太狭隘了,误解了卫萱。

  卫萱轻轻地替卫蘅擦了擦眼泪,这才离开。

  午休还没结束,郭乐怡就已经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是魏雅欣传出来的,我问了好几个人,都是从她嘴里听来的。”郭乐怡道。

  “她?我同她近日无仇,远日无怨的,她做什么传这些话?”卫蘅不解地道。

  郭乐怡不屑地撇嘴道:“你难道还不知道魏雅欣那个人。她这趟上京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博一个好前程。她入学考时得了十一个梅花络子,和你二姐姐持平哩,本该大大扬名的,结果你却得了十二个梅花络子,一下就抢了她的风头。后来甄教仪又叫你领咱们晨练,你说她能不恨你么?”

  这样就恨上自己了?

  “走。”卫蘅领了郭乐怡和范馨就去找魏雅欣。

  魏雅欣看到卫蘅站在自己面前时,有些小小的诧异,直了直背脊,先就做出了一副不怕卫蘅的模样。

  卫蘅本来对这件事还将信将疑,可是魏雅欣这样对抗的做派,显然是对卫蘅为何找她心里有底的意思。

  “昨日在孤鹤先生的琴斋里发生的事情,只有我、孤鹤先生和琴童知晓,魏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卫蘅的眼睛在魏雅欣的脸上梭巡。

  魏雅欣还没开口,她旁边就有人尖声道:“怎么,只准你做,还不许人家说?”这是魏雅欣的小跟班,也是个贫家女。

  卫蘅没有瞧不起贫家女的意思,可是这种踩着别人的名声往上爬的人,她却着实看不起。

  “这么说,的确是魏姑娘说出去的?”卫蘅反问。

  魏雅欣的脸有些红了,她万万没料到卫蘅竟然默认了琴斋的事情,却直喇喇地来质问她,她心想,这姑娘未免也太直率了,也不怕迟早被人玩死。

  魏雅欣低下头嗫嚅道:“我,我是偶然听琴童说起的。”一边说一边不忘摆出一副卫蘅仗势欺负她的模样。

  “那琴童缘何对魏姑娘说起这件事?”卫蘅追问道:“怎么不见他对别人说,孤鹤先生身边服侍的人难道是随便碎嘴的人,若非有人故意套他的话,这样损害人名声的事情,他如何会随便往外讲,而且昨日我离开时,明明听孤鹤先生嘱咐他,不许对外说昨日发生的事情,魏姑娘这样处心积虑地坏我名声,有什么好处?”

  卫蘅得理不饶人,换了一口气又道:“大家都在女学里念书,说来都是同门,咱们还是同在黄字班,魏姑娘不念同门之谊,倒是处处张着嘴巴就背后说人坏话,也不知平日的德行是怎么修的。”

  魏雅欣的眼泪已经集在了眼眶里,随时准备落下,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劝你别把在乡下学的那些不入流的手段使到这儿来。你想出名,那就正正经经地拿出本事来,不要成天就想着败坏了别人的名声,就显出你来了。”卫蘅一下就将魏雅欣的心思给戳穿了。

  魏雅欣哭泣道:“卫姐姐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小妹的确是偶然听琴童说的,不过是无意间说漏了嘴,何况,何况……”何况这本来就是事实。

  郭乐怡在旁边“哼”了一声,“你装什么可怜。原来一个无意,就可以随便乱说话了。那魏姑娘在杭州时一定是无意间勾得王家哥哥非你不娶,无意间害得李家哥哥为你悔婚是不是?”

  卫蘅抢在魏雅欣反驳之前,喝住了郭乐怡,“怡妹妹,大家都是同门,她嘴巴碎了点儿,你难道也学她一般不成?她的那些污糟事,你说了难道不嫌污了嘴?咱们走吧,别跟这等人一般见识。”

  卫蘅这话堵得实在妙,骂完了转身就走,也不给魏雅欣解释的机会。有仇当面就报了,也省得窝在心里憋屈。

  而卫蘅之所以敢这样直接地质问魏雅欣,一来跟她的性格有关,二来自然也是因为她的家世对上魏雅欣有绝对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懂好好利用,反而学着魏雅欣一般在私底下算计,那就是自贬身份,显得小气了。

  卫蘅那个圈子里的人也仿佛都对卫蘅这种直接质问魏雅欣的做派也没觉得奇怪,魏雅欣便是才华再突出又如何,家世就是她的硬伤。即便她今后嫁入勋贵之家,可是没有有力的娘家撑腰,日子过得怎样还另说。

  尽管卫蘅出了一口恶气,但是魏雅欣传出来的话对她的名声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打击,这辈子卫蘅跟才女两个字反正是没戏了。

  何氏知道这件事之后,狠狠地骂了魏雅欣一顿,再狠狠地骂了孤鹤一顿,马上就给杭州的木老太太写了信去,何家对魏雅欣的一切支持都被斩断了。

  不过这对魏雅欣没有任何影响。女学不差钱,家贫的女学生每月都能从女学拿到五两银子,女学的住宿和饭食都免费共给她们,所以每月的钱都能有盈余,丝毫不被为生活所累。

  卫蘅实在瞧不上魏雅欣这种过河拆桥的人。当时她还真以为魏雅欣是如郭乐怡所说地嫉恨自己才传的留言,现在才明白,这人城府太深,最终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同何家这种被人鄙视的商户划清界限。

  魏雅欣若真是要高攀京城的勋贵,就不能叫人知道她一直受何家的支助,何家为何支助她这样的贫家女,自然是为了今后可以攫取好处,聪明人难道会看不懂,魏雅欣的这种背景,正是京城的权贵人家所忌讳的。

  “真是只白眼狼。”郭乐怡听了卫蘅的分析后,忍不住啐了一口。

  “没事儿,你以为我外祖母和舅舅他们是吃素的。用了何家的东西,不记好没关系,但是反过来害我,他们也容不得她。她人虽然在上京,可是家人还都在杭州。”卫蘅道,魏雅欣这个人她倒不放在心上。

  至于这件事情,卫蘅是回天乏力,只能等大家渐渐忘却了。

  过得几日,骑术课总算要真刀真枪地去场地上练了,而不再讲授如何相马、养马等学问。

  女学生都精贵,骑术课又难免有磕碰,所以虽然女学其他课程的教具都是女学自己准备,但唯独骑术课,女学生则需用自己的马。

  这一条,就让许多女学生都无缘骑术课。便是京城贵女,也不是人人家里都给女孩儿准备了马,也有那家中大人宝贝女儿的,怕她们受伤,也并不许骑马。

  黄字班里,上骑术课的人不多,只有八、九两位公主,和平郡主,安国公的小孙女儿李悦,其次就是卫蘅、郭乐怡和木瑾。

  卫蘅和李悦还算熟,她也是春雪社的十二个姑娘之一。

  骑术课需要的场地非常大,女学并没有这样的地方,所以是借用隔壁太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