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85_每次兼职都被总裁撞见
乐文小说网 > 每次兼职都被总裁撞见 > 85、085
字体:      护眼 关灯

85、085

  裴俞声浏览的速度很快,看完f大的资料之后,他心里就大致有数了。把连清送回家之后,他照常处理了一天的工作,期间又陆陆续续收了几份资料,傍晚时候,他便带着整合好的资料回了家。

  裴俞声回到檀宫别墅时,祁寄已经到家了,正在客厅里打电话。这两天他没少接这种电话,都是和志愿填报相关的,有时候连吃饭都不得清净。

  裴俞声走过去,就见祁寄一直蹙眉应着些什么,手腕上的智能手表都还没来得及摘下来。

  因为腕骨纤细,男孩的表带原本就扣在最内侧一个眼中,但这几天折腾下来,他的表带却也像是又松了一圈,和那条祁爸爸留给他的腕带一起,松松垮垮地坠在白.皙纤细的手腕上。

  这两天祁寄一直在为志愿的事操心,刚养起来的一点肉又不见了,整个人清减得厉害。

  裴俞声不由皱眉。

  他是想让男孩体验一下正常生活,却也不想让对方思虑过重,忧心太多。

  好不容易等电话结束了,男孩终于放下手机,和裴俞声打了个招呼,

  只是他一句“先生”还没叫完,那刚刚暗下去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祁寄下意识低头去看屏幕,但他还没接起来,裴俞声就上前一步,单手揽过人后腰,一手拿过手机,扫了一眼。

  屏幕上写着:优学赵老师。

  优学是个辅导机构的名字。裴俞声伸手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祁寄愣了一下:“哎……?”

  裴俞声垂眸看着怀里的男孩:“你的声音都哑了。”

  这些天祁寄忙得有些上火,喉咙也不太舒服,声音明显有些沙哑。

  “没事,不严重。”祁寄轻咳了一声,道:“我就是想多了解一点信息,怕耽误了这次机会。”

  毕竟是决定人生走向的选择,他实在不敢大意。

  裴俞声知道他的心情,便也没有多说,只把准备好的润喉梨汤拿来,递到人手中,问:“鸣宇自己怎么想的?他有倾向的学校了吗?”

  祁寄捧着梨汁瓶,自己在男人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倚靠好了,才道:“他的意思基本就是在f大和t大里面选,先排除了p大。鸣宇还是更倾向于工科。”

  祁鸣宇本科阶段不打算出国,这次的考虑范围也只在国内几所顶尖名校之间。p大的文理科更出名,t大则是工科见长,相较之下,t大的资源和排名也更好一些。所以祁鸣宇纠结的志愿学校就剩下了原定的f大,和现在的t大这两所。

  裴俞声把小朋友抱好,问他:“鸣宇更看重什么?”

  祁寄想了想:“他其实不太在乎学校排名之类的事,倒是更在乎专业方向和授课老师。”

  像t大和f大这种学校,一些高分专业在本科阶段就会给学生分配导师。

  “鸣宇之前在f大接触过一个心仪的教授,想找那位教授当导师,好像对方还是位短江学者。但是那位教授家里似乎出了些变故,说是有可能会回南方家乡。”

  这也是祁鸣宇转而开始考虑f大以外其他学校的重要原因之一。

  裴俞声轻轻捏了捏男孩细白柔软的耳朵,道:“我把f大的培养计划拿过来了,你看一下?”

  小朋友的耳朵很软,皮肤也很薄,轻轻捏一下就会泛起薄红。再加上裴俞声说话时离对方的耳朵也很近,他几乎是眼看着祁寄的耳朵烧了起来。

  这一烧就惹得男孩声音也软了下来:“唔……”

  裴俞声满意了,也没再继续招惹对方,伸手把自己带来的资料拿了过来:“这些是内部资料,所以没有电子版,也不能外传,你看完放到书房就好。”

  祁寄接过档案袋,声音这才平稳了一点:“好。”

  趁着祁寄看资料的时候,裴俞声伸手帮他将手表摘了下来,放到一旁去充电。随后,他又起身去厨房转了一圈,端了不少东西过来。

  因为还没和弟弟坦白自己恋爱的事,从祁鸣宇高考结束放假之后,祁寄就一直住在自己家里,只有弟弟和同学出去玩的时候才回檀宫别墅住。这回一忙填志愿的事,祁寄更是一连四天都没有过来。

  今晚祁鸣宇去了薛老爷子家,一是想聊聊f大专业方向的事,二是薛老爷子家最近夜里老有蝙蝠飞进来,祁鸣宇去帮忙赶蝙蝠,才会住在那。

  也是因为弟弟外出,祁寄才到檀宫这边来。

  等了四天,好不容易捞到这个机会,裴俞声自然要好好喂一下自己的小朋友。

  趁着男孩低头看资料,裴俞声的手就没有停过。没一会儿工夫,他就喂人吃了一大碗去了蒂的草莓,两片草莓酱吐司,几块草莓雪花酥,还有一大杯草莓果汁。

  五月是草莓成熟的季节,别墅前的草莓也到了收获的时候,如今正好拿来喂小朋友。

  祁寄虽然胃口好,但他今天已经吃过晚饭,又被这么不停嘴地喂了许多东西,资料还没看完,人就吃饱了。

  而且裴俞声喂的还是草莓,惹得祁寄一低头看资料,嘴里就认不出漫开清甜的草莓味。

  等到又有一块草莓夹心饼干递到嘴边,祁寄启唇咬住,终于忍不住道:“我吃饱了……”

  他抬头看向裴俞声,却见男人那双浅色的眼眸略带笑意。

  祁寄这才发觉,裴先生好像是故意在喂他。

  他皱了皱鼻尖,说:“不吃了……唔……!”

  话没说完,草莓的甜味就泛开在了两个人的唇齿之间。

  男孩被亲得眼角都有些微微泛红,看起来好不委屈。裴俞声心满意足地吸够了甜草莓,笑着用指腹蹭了蹭祁寄的眼角,道:“说起专业方向,t大今年的计算机学院倒是会新成立一个单独的学堂班。”

  他开口说起了正经事,祁寄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急促的呼吸还没平复下来,就忘了谴责人的事。

  裴俞声道:“学堂班的培养模式是小班教学,和之前成功的‘严班’一样,都是由院士导师亲授辅导,唯一不同的就是,新学堂班研究的是人工智能,比严班的方向会更深入一些。”

  他抵住男孩额头,蹭了蹭人鼻尖,问:“要不要考虑一下?”

  这个条件,倒是真的让祁寄心动了。

  祁鸣宇的数学和物理都不差,但更喜欢的还是数学。他主要考虑的就是经管和计软方向,现在t大出了这么一个实验班性质的小班,倒是正适合他。

  祁寄忍不住追问:“报考这个学堂班会有什么限制吗?”

  “有限制也不会卡掉鸣宇。”裴俞声道,“这种实验班一般会在成绩基础上再进行一次选拔,选拔测试对鸣宇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倒是。

  祁寄思索着,他正想再多了解一点这个学堂班的消息,却突然觉得身体一沉。

  “先、先生!”

  裴俞声居然把他拦腰抱了起来。

  “好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想,今天的工作时间用完了。”

  裴俞声直接抱着男孩朝楼上卧室走去。

  “睡觉时间到了。”

  四天不见,虽说裴俞声的失眠在治疗下已经好转了很多,每晚两人也都会通话一整夜。但所谓小别胜新婚,对刚抱得小朋友归的裴俞声来说,这四天里思念的磨人程度,可一点都不比之前失眠四天逊色。

  想到这一点,祁寄也有些愧疚。所以回到卧室,他不仅换上了新睡衣,还主动把床上的猫咪玩偶搬到沙发上,乖乖抱着他的先生睡了。

  不过接连几天都在考虑志愿的事,加上睡前又得知了新消息,祁寄这一晚其实也没怎么睡踏实。清晨天刚蒙蒙亮,他就在窗外的鸟鸣声中清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身边是熟悉的温度,身下也是熟……

  不对,身下?

  祁寄僵了一下,原本正要抬起去揉眼睛的手就这么顿在了原地。

  已是初夏,祁寄的睡衣也早就换了一批更薄更可爱的款式。为了保证舒适,裴俞声为他选的这些睡衣都是冰绸的,穿上又柔软又清凉。

  但现在,祁寄却清晰感觉到了贴在自己身下那滚烫的热度,隔着太过轻薄的布料,他甚至能感知到那东西上勃.发血管的跳动。

  更让祁寄慌张的是,从身侧的心跳声中他也能辨认出来——男人已经醒了。

  耳畔呼吸声微重,就在祁寄慌乱的时候,他的指尖一暖,僵在原处的手被男人握住,十指相扣。

  “醒这么早?”

  低醇的嗓音略带沙哑,激得祁寄耳根一阵发麻。他还没想好要不要睁眼,额头便微微一暖,随即身上一轻,圈在自己腰侧的手已经被收了回去。

  男人并未动他,反倒起身走下了床铺。脚步声远去,未几,浴.室里便传来了水声。

  祁寄翻身坐起来,摸了摸自己刚刚被亲过的额头,微微有些恍惚。

  腿.间的高热仍有残余,滚烫的触感尚未褪去。

  裴先生却只亲了他一下,就去冲澡了。

  待男人从浴.室出来,早饭已经准备好了,祁寄叼着小笼包抬头看他,清晰地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凉气。

  ……还是凉水澡。

  没等祁寄说话,裴俞声便抬手拿过了桌旁的平板,点开几个邮件浏览了一遍,对祁寄道:“学堂班的招生计划在t大官网上有,其他一些更详细的资料我也已经拿到了,整理一下就发给你。”

  裴俞声也清楚祁寄为什么会醒这么早,没等人开口,便把资料准备好了。

  祁寄看着人一大早就强压下火气帮自己查资料,却是着实有些愧疚。

  但他犹豫了一下,最后也还是没说什么,只把蟹黄包往人面前推了推:“好。”

  他怕自己再多说些什么,就没体力看资料了。

  这次裴俞声帮忙收集的t大资料确实帮了祁寄不少忙,在多日的纠结之后,祁鸣宇最后还是选择了t大的学堂班。

  志愿定下来,祁寄也终于松了口气。

  “原本考.前还觉得定下来了,”他对裴俞声道,“没想到会这么难选。”

  裴俞声揉了揉他的头发:“多考虑一下总没坏处,这也是人生必经的体验,现在定下来,也可以放松一点了。”

  祁寄蹭了蹭男人掌心:“嗯,这段时间辛苦先生了。”

  裴俞声挑眉:“不辛苦。”

  听到这个熟悉的答案,祁寄就隐隐有了一点预感。只是他也没想到这次的时间会这么久,仿佛那天清早压下的火气被更猛烈地灼烧了起来,烧得他面红耳热,心跳如擂鼓。

  直到见他真的喘不过气来了,男人才终于退开些许,给了祁寄一点换气的机会。

  趁着这短暂的时机,祁寄努力忽视了唇上的痛楚,道:“后天要去毕业典礼……”

  从两人确定关系之后,他们做完套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倒不是不喜欢,主要还是祁寄不适应,其实他的体力也还算是优越,至少在普通人间是绝对的出挑,但在裴俞声面前,祁寄的体力却完不够看。

  而且两人的身形也有明显差距,尽管男人这几次都在祁寄止不住的泣.叫声中心软,没有部进去,但每次结束,祁寄却还是会昏睡许久,至少要花一天多的时间来休养。

  后天就是祁寄的毕业典礼,师长讲话加排队拨穗,少不了要花上大半天时间。祁寄怕自己撑不住,才会提前讨饶。

  男人闻言动作一顿,随即在祁寄唇角上亲了一下,低低叹了口气:“好吧,忍耐也是人生必经的体验。”

  祁寄心有愧疚,主动亲了亲对方,小声说:“开完毕业典礼就没事了……”

  裴俞声用指腹蹭了蹭男孩柔软的侧脸,道:“没关系,能亲.亲你我也很开心。”

  不过等祁寄被他抱在怀里,就又听见他自言自语地补了一句:“典礼后会更开心。”

  祁寄听懂了,却是把头埋在了对方胸口。

  难得没有在这件事上羞恼。

  等志愿开始填报,也就到了祁寄参加毕业典礼的日子。

  祁鸣宇要去学校机房统一填报志愿,所以没能过来,倒是裴俞声早早空出时间,陪祁寄一起去了学校。

  祁寄之前申请了陪同出席的名额,所以到学校后,直接就把裴俞声领进了大体育馆。

  毕业生要提前入场,落座之后距离店里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同学们三三两两地闲聊着,互相拍照留念。

  不过这毕业典礼是同一个院的所有学生都在一起,除了本科生,研究生和博士也在,裴俞声一来,就有研究生认出了他:“您是……云图的裴总?”

  本学院的年轻老师路过,也认出了他:“裴总?”

  云图在s市名气很大,在场都是应届毕业生,了解得自然更多。祁寄这又是软件学院,和这个专业对口、条件最好的本地公司就是云图,大家会认出裴俞声也不稀奇。

  没一会儿工夫,裴俞声就被问候了好几次。除了惊讶裴俞声的出现,大家也都很好奇他为什么会过来。

  认出他,那些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您要和院里谈合作?”

  裴俞声却只是笑笑,道:“没有,今天我是家长。”

  一旁的祁寄正在和同学说话,听见裴俞声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脸红。

  男人说是家长,反而比直接说恋人更让他觉得害羞。

  就像之前他改口叫先生时的感觉一样。

  学长和老师们虽然好奇,但出于礼貌,也没有多问。之后祁寄和裴俞声坐在一起,其他同学们也有关注,但目光都是善意的。

  临近毕业,大家各奔东西,也没有人再多嘴说些什么。

  典礼开始后,大家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舞台上。待领导们的讲话、寄语结束,便是学生排队接受拨穗。

  家长不能陪同上台,裴俞声就留在了座位上。祁寄接受完拨穗,拿好毕业证书,和同学一起转身合影。

  遥遥地,他就望见了台下的裴俞声。

  男人正和其他同来的家长一样,拿着相机在给台上的他拍照。

  祁寄突然意识到。

  这其实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而这一刻,也有裴先生的参与。

  从父母离世的那天起,祁寄就被迫认清了一个现实——余生很长的路,都要他自己去走了。祁寄花了很久来接受这个事实,而等他渐渐习惯了独自承受之后,他的生命里又出现了另一个人。

  这个人,弥补着他的遗憾。

  填满了他的余生。

  台上灯光热烈,祁寄被照得视线微微模糊。

  但他心口却是甜的。

  像草莓般清甜,如此幸福。

  拨穗结束的学院可以提前离场,下台后,同学们便三三两两地离开了。祁寄也和裴俞声一同走出了体育场。等再走远一点,周围没有了认识的人,裴俞声也终于可以伸手过来,牵住了祁寄的手。

  他们走到了学校的那颗百年槐树之下,夏日风清,微风拂过翠绿的树叶,沙沙作响。日光透过树叶缝隙投射下来,化作圆圆的光斑,落在人肩头。

  男人笑着,和他十指相扣。

  “毕业快乐。”

  裴俞声是开车过来的,回去的路上,没一会儿工夫,祁寄就见男人接了三四个电话。

  是在说行程安排的事。

  今明两天,裴俞声一律不出席、不开会、不工作。

  看着男人搭在方向盘上露出的手腕线条,祁寄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自己答应过的事。

  典礼后要做的事。

  等电话打完,车厢内安静下来,祁寄就不自觉地更紧张了。

  不过在身体僵住之前,他却听见男人开口,提起了一件他完没有料到的事。

  “祁祁,你还愿不愿意继续读书?”

  祁寄微怔:“读书?”

  他不是刚毕业么?

  和云图的三方也已经签好了。

  “嗯。”

  裴俞声却没有什么开玩笑的意思,他的语气甚至不像心血来.潮,倒像是深思熟虑后的开口。他问:“你之前参加过语言考试吗?”

  祁寄摇头:“没有。”

  他的外语水平其实不错,但语言考试的报名费太贵了,祁寄之前欠债,根本交不起。

  裴俞声道:“没考过也没事,时间来得及。现在正好可以向国外的学校递申请,以你的本科学校和绩点,就算申请常春藤也不会太难。”

  其实想在国内读也可以,就是准备考研会麻烦一点,以祁寄的成绩单,远不如直接申请国外学校来得简单。

  “申请……?”

  祁寄还真没有想过这件事。他的综合绩点排在院前三,原本的成绩足以稳拿保研资格。但因为要挣钱还债,祁寄主动放弃了保研资格,选择去实习工作。

  而现在,这个已经错过了的机会,却被裴俞声重新摆在了他面前。

  “这,我……”突然提到这件事,祁寄也难免有些犹豫。

  裴俞声指尖敲了敲方向盘,道:“没关系,慢慢考虑,我们不着急。”

  在和祁寄有关的事上,他一向耐心十足。

  祁寄想了想,忍不住问:“那我云图这边的工作怎么办?我刚签了三方……”

  他考虑了一下,又道:“不过我刚签完,给公司造成的影响应该不会很大吧?而且如果我读研回来,也一样是应届生身份,工作应该不太难找……”

  裴俞声笑了笑,小朋友虽然还没有做决定,但语气其实已经更倾向于去读书了。

  他说:“影响不大。”

  他是老板,能有什么影响?

  不过在祁寄面前,裴俞声并不打算用特.权给对方造成压力,他转而提出了另一种方式:“其实云图内部一直有留职深造的名额,如果申请的学校很好,云图还会给员工提供深造资助。”

  祁寄愣了愣:“留职深造?”

  他没想到还会有这么好的条件。

  “对。”裴俞声道,“其实看星海就能知道。星海和世界的许多高校都有合作,每年会拿出相当一部分资金来支持高校实验室的发展,员工能进入高校内部,对星海也是一种助力。”

  祁寄忍不住有些心动。

  之前t大的学堂班也是,祁寄发现裴先生总是能提出一些格外优越、格外符合他条件的事。

  他问:“那留职深造的名额要怎么争取?”

  裴俞声道:“这个项目一般是技术岗的待遇,设计职位申请可能有点难,不过达到一定的考核指标也能被批准。”

  他说:“你之前不是做过星海的设计方案吗?把那些列进申请表就可以。”

  “我记得内部论坛有相关帖子,在要务里面。你可以翻一翻。”

  祁寄把帖子找了出来,内容不长,在裴俞声提醒他小心晕车之前,他就看完了。

  在到家之前,祁寄就做出了决定:“我想去读。”

  他想去学习提升。

  去做更好的自己。

  汽车驶入檀宫别墅,裴俞声把车停好,走下来,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他眉眼间含.着笑意,英俊的面容愈发生动:“好。”

  不管小朋友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

  “大胆地去追你想要的未来吧。”

  我会陪你一起。

  从门前花园走到别墅的路不算远,祁寄都还没能从自己准备去读书的思考.中平静下来。

  男人的话也和继续读书有关:“要申请学校的话,就要先准备语言考试。这个从现在就要准备了,祁祁,你英语怎么样?”

  走进家门,祁寄也还没反应过来,认真思考之后才道:“应该还好?我记得大一下学期,我的六级成绩是六百五。”

  裴俞声“嗯”了一声:“那你应该没什么明显短板。既然如此,就从背考试词汇开始吧。”

  祁寄点头:“好,我要先去买词汇书吗?”

  “词汇书不急。”

  等男孩换完鞋,裴俞声就从背后捏着人后颈将他压住了。

  他那高.挺的鼻梁贴住男孩敏感的耳后薄皮,轻轻磨蹭着,气息正打在人浅粉色的耳尖上:“最重要的是先设定点奖惩计划……对吧?比如每天记够五十个单词,就可以奖励亲一下。”

  祁寄猝不及防被人按在墙边,耳根被轻蹭和低磁嗓音双重攻击,声音一下就软了下来:“唔……”

  偏偏身后的男人还在用那种磨人的低哑嗓音继续。

  “如果少记了一个,就罚亲一下。”

  祁寄咬住下唇,掐着手心才勉强没让自己失态地叫出声来,他努力深深吸了口气,才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破碎到无法辨认:“那这不是……催着我,不要记下来吗……”

  “嗯?”裴俞声挑眉,“就这么想让我亲你?”

  他又在人白.皙的后颈上轻轻.咬了一口。

  “没想到你这个好好学习的小朋友,居然也叛变了。”

  “唔……!”

  祁寄颤栗着,勉强了许久,才终于艰难地背过手去,摸.到了身后的男人。

  他却不是要将对方推开,而是紧紧地攥紧了男人的衣角。

  像握住最让他心安的稻草。

  额头抵着墙面,呼出的水汽模糊了光滑的墙砖。

  祁寄小声地,回答了今晚他能完整说出口的最后一句话。

  “想……想让你亲。”

  想让你亲。

  想被你抱。

  想和你一起。

  去更好的未来。

  作者有话要说:注:裴总最后那句话,是化用的“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了”

  甜甜一章粗长!周日开始更番外三,因为白天要开会,更新可能晚一点,争取继续粗长,么么哒!

  强推基友娱乐圈文《我家黑粉总在线》by闪灵,60万字,即将完结,很肥可以杀啦!

  文案:曾经的超级明星变成了毁容的落魄歌手,十年蹉跎,一朝身死。

  别人死后都穿成盛世美颜、身娇体软,

  他却穿成了一个low到爆的小鲜肉,

  唱歌破音、跳舞顺拐,人设草包、网黑嘲。

  还有个纨绔恶少今晚要他去酒店单独谈谈??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oanna__kain、嗎啡啡、乔白以安、无书成花、松鼠取不好名字、风铃小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亓廿69瓶;silery40瓶;叁酒啊、安栖岚、夏至将至020瓶;画扇17瓶;十九15瓶;一颗好芫荽14瓶;被子喵、呜吱吱、塞塞塞塞、满谷月雨、茶色、慕微尘、迭尘、海贝贝、洛水、愛是無底深淵、少年栩语、松鼠取不好名字、biubiubiu、七秒记忆10瓶;32052527、295190228瓶;白柠萌、沙华、繁华落尽、你怎么还在冲浪、陌小桑、正正、fafelicity、墨笙丶、233335瓶;youngbro、木樱柔3瓶;sei、桡xi2瓶;大鼹鼠的火鸡蛋、恍如格式化、往事成空、奋斗、小月牙hb、肆意、雪落红炉sunny、浮世清欢、花御堂、冰摇桃桃、爪哇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