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34_每次兼职都被总裁撞见
乐文小说网 > 每次兼职都被总裁撞见 > 34、034
字体:      护眼 关灯

34、034

  然而就算认出了对方,祁寄的反感仍然没有消退。

  药效未除,再加上他本身体质就敏感,被人用这种近乎禁锢的姿势抱着,祁寄根本无法忍受,几乎是本能地继续挣扎起来。

  裴俞声这人原本就极富侵略性,这么近距离地压过来,更是让人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被猛兽按在爪下的猎物。祁寄深吸一口气,力度未减,声音微冷:“裴总,请你放开。”

  相反的,抱着他的男人却是软下了语气。

  那低哑的声线近乎呢喃,磁性的尾音磨得人耳根不禁发软。

  “让我抱一会儿……马上就好。”

  祁寄皱眉。

  对方并未有进一步的攻城略地,反而连贴在颈间的气息都挪开了。那种灼人的炽.热移到了前胸,男人竟像是俯下.身来,贴在祁寄的心口……

  在听他的心跳声。

  “抱歉……”

  低沉沙哑的喃语飘散在这凄清寂静的夜色中,竟是让人莫名生出一种难以拒绝的犹豫。

  祁寄挣扎的力度弱了下来,唯有身体还在紧绷绷地僵硬着。

  良久,那股钳制着手腕的力量退开了,耳边略显压抑的气息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祁寄在黑暗里睁着眼睛,清楚地感觉到面前男人周.身那种暴戾凶悍的气势缓缓收敛了回去。

  像是暴躁的猛兽终于确认了自己所有物的归属,缓缓收回利爪,只专心地抱揽着心爱的宝物,在上面留下专属于自己的气息。

  室内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僵硬得久了,身体难免会开始微微酸麻,并不好受,但这却不是祁寄目前最担心的问题。最让他困扰的,是那种安距离被突破之后的不安和躁动。

  祁寄本身就不喜欢和人离得太近,以前和人相处都会留意避让。如今药效未退,那种肌肤相贴所带来的感觉就更让人难以承受。

  裴俞声身上的气息总让祁寄想起炽阳。可现在祁寄自己就是个塞满了火.药的易燃物,一点火星都承受不住,哪还能接受炽日的炙烤。

  若不是因为想到自己签的那份兼.职合同,和这些天来即使请假都未曾中断过的汇款信息,哪怕裴俞声刚刚的话听起来还算理智,祁寄也不可能任由他这么动作。

  然而工资的效果到底也还是有限的,等到小腹越来越紧绷,连耳朵都被烧到滚烫的时候,祁寄终于无法再容忍下去,试探着想要同裴俞声打个商量,让对方先把自己放开。

  结果他才刚一屏息,还尚未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了对方那轻浅而规律的呼吸声。

  祁寄意欲张开的唇.瓣一顿。

  他刚刚被身体的异样夺去了所有注意力,现在分神关注起裴俞声,才发现男人已经许久没有了动静。

  祁寄微怔,迟疑地眨了眨眼睛。

  这是……睡着了?

  屋内没有开灯,从祁寄这个角度也看不到男人的脸。但从对方规律的呼吸声中,却不难听出男人此时的状态。

  况且裴俞声之前对视线明明极度敏锐。签合同的那几天,当时裴俞声还在别墅,祁寄偶尔瞥见他,都会被男人精准地捕捉到视线,第一时间回望过来。

  简直就像是背后都长了眼睛。

  可是现在,祁寄已经垂眼看了他这么久,贴在心口的人却依然没有动静,更没有回应。

  他显然是睡着了。

  但是这未免也有些太过奇怪……祁寄有些怔愣,忙到整天都见不着人影的总裁为什么要在大半夜跑到他的房间来,挤在他的床上睡觉?

  而且祁寄也完没察觉到对方的入睡——人睡着之后会卸力,裴俞声这个体形,用这种姿势抱着他,睡着后身体肯定会变得很沉,用人形铅块来形容都不为过,压得祁寄喘不上气来都还算是轻的。

  可祁寄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重压在身的不适,男人压在他身上的,依然是非常克制的重量。

  ……克制?

  祁寄不由皱眉。

  他自己都不懂为什么会在潜意识中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裴俞声。

  怎么看,这个词都和任性恣.意的年轻总裁扯不上什么关系。

  祁寄放慢了动作,尽可能无声地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睡觉倒也没什么,毕竟这里是对方的别墅,想睡在哪儿都看裴俞声自己的心情。而且男人睡着了,祁寄也不用再担心对方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他自己劳累了这么久,听着这近在咫尺的规律呼吸声,都被重新勾出了睡意。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祁寄的身体还没有恢复。

  他一直备受残留药效的困扰。哪怕是没有外力,有时清早起来都会有尴尬的反应。

  这就直接导致了祁寄对自己的身体反应完没有信心。他现在倒是可以勉强忽略身上的重量睡过去,可祁寄并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醒。要真是有什么无意识的身体接触,又或者男人醒了,自己却不清醒,那可能会出现的情形……

  这种后果,祁寄一点都不敢设想。

  他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又不敢随意动作,只能这么进退两难地僵硬着。

  抱着他的男人虽然松开了对他手腕的钳制,却转而牢牢圈住了祁寄的腰。那双手臂存在感十足地箍着他,让祁寄难以抑制地生出了莫名的感觉。

  他想起裴俞声床上的那只长条的柔软猫咪,感觉自己好像被当成了另一只玩偶。

  ……裴总果然是童心未泯。

  祁寄又这么僵了一会儿。睡意与戒备拉锯,模糊了时间的概念,只让人觉得夜安静到如此漫长。到最后,祁寄都开始考虑要不要先暂且睡一会儿,反正他被人这么近距离接触着,也不可能睡太沉。

  结果这个念头却真的不幸成真了。

  祁寄是真的没能睡沉——所以等身下传来无意的轻微擦蹭时,他几乎是瞬间就清醒了,还差点没当场叫出声。

  “唔……!”

  下意识绷紧了许久的身体突然软了下来,像是所有力气都被尽数抽干。祁寄眼眶一热,险些落下泪来。

  他整个人都熟透了,就算看不见,也能想象出自己面红耳赤、惶然无措的模样。

  最可怕的是,祁寄的反应似乎还透过相贴的肌肤传到了另一人身上。他原本还可以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只是意外,下一秒却已经感觉到那气息开始上移,热度重新打在的自己颈间。

  这就是最糟糕的设想变成了现实,墨菲定律的威力让人绝望。

  祁寄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偏头想避开对方,逃出这如此窘迫的境地。只不过他刚一动作,耳边便响起了一个低磁的声音。

  “抱歉。”

  裴俞声醒了。

  “打扰你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的低语清醒了许多,像是已然恢复了平时的理智。然而这种理智对祁寄来说却绝非好事,因为下一秒,裴俞声就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祁寄?你没事吧?”

  近在咫尺的男低音简直是要把祁寄的耳根整个震软。祁寄咬牙隐忍着,艰难地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挤出两个字。

  “……没事。”

  他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成功地把对方搪塞过去,但让祁寄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是,裴俞声再开口时,并未继续这个话题。

  “抱歉。”

  男人反而很郑重地再次道歉。

  “我有点失眠,有时会因此诱发心悸。今晚突然发作,才冒昧闯了进来。”

  失眠?

  祁寄勉强从之前的反应中回过神来,听见这句,难免生出怀疑。

  明明对方刚刚还抱着自己那么快就睡着了。

  不过说完这句,裴俞声就松开了一点抱着他的力道,倒是给这个解释增加了一点说服力。

  祁寄立刻侧身,从裴俞声怀里挣脱了出来。

  屋内仍未开灯,所以祁寄并未看到裴俞声眼见他这么急着想脱身时,那眸光不由暗了暗的浅色双眸。

  不过他这次倒也并未受到什么阻碍。

  裴俞声很快从床上起身,站了起来。

  “好好休息。”

  说完,男人就干脆地离开了。

  脚步声远去,关门声响起,祁寄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他也没办法真如对方所说那般继续蒙头睡,他还得为自己的身体反应发愁。

  祁寄有时清晨起来也会有反应,药效所致,他也没办法怪.罪裴俞声。

  只是这一晚安逸的睡眠到底是被迫中断了,祁寄只能起身下床,去洗了个凉水澡。

  等洗完澡出来,祁寄才注意到吹风机坏了。屋里的电器都连着智能系统,祁寄试着叫了star几声,却没得到回应。

  睡前不是还在吗?祁寄心想,是不是晚上休眠了?

  水太凉头发湿着睡觉不舒服,没办法,祁寄只能自己出了客卧,打算去客厅旁边的那个洗手间看看。

  结果他开了卧室门,才发现外面的灯亮着。

  祁寄以为裴俞声回了二楼主卧,却没成想一出门没走几步,就碰到了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裴俞声并未继续休息,反而在客厅里看起了文件。他的面前摆着亮起的平板和电脑,手边还摞了一堆纸质报表。

  听见动静,男人抬眼看了过来,他原本想开口,瞥见祁寄湿漉漉的头发,却是皱了皱眉,脸上浮现出明显的不赞同。

  “怎么不吹干头发?”

  都已经被人看见了,祁寄也不好再退回去。他正想解释,却见对方直接放下文件起身,去一旁的浴.室里把吹风机拿了出来。

  眼见男人插上插头,拿着吹风机就要直接上手帮他,祁寄呼吸一滞,后颈也有些发紧。

  他礼貌地婉拒道:“不用麻烦裴总,我自己来,谢谢。”

  接过吹风机,身旁的男人却依旧没有离开,祁寄抿了抿唇,垂眼道:“既然裴总雇佣了我,那把我当员工就好,不用这么客气。”

  他的态度礼貌又客气,浑身写满了疏离。男人听了,却是挑了挑眉,反问道:“你觉得我把你当作什么?”

  祁寄不动声色地皱眉:“我觉得裴总……好像总把我当小孩子看。”

  他挑了个委婉的说法,话一说完,就听见对方笑了一声。

  祁寄:“?”

  他终于抬眼望过去,却见对方唇角含笑,似是心情很好,一改之前突然闯入时的躁郁。

  男人又精准地捕捉到了祁寄的视线,摆了摆手:“没什么。”

  见他狐疑,裴俞声又补了一句:“可能是因为你看起来很像小朋友。”

  祁寄:“……”

  他又想起了自己当初从酒吧出来被围堵,被人目睹了程还叫他“小朋友”的经历

  算了,考虑到裴总还是个需要抱着玩偶睡觉的人,祁寄也没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他打开吹风机吹头发,柔和的热风如暖阳将人笼罩,消噪的静音模式也不会让人觉得吵。

  所以祁寄很清楚地听见了裴俞声的声音。

  “我有长期的失眠,偶尔还会诱发连.锁反应。”

  男人坐回到沙发上,单手搭在沙发背上,动作悠然。

  明明是在说自己的病症,他的语气却毫无困扰,已然恢复了平日的冷静。

  “有时情况严重,我需要听见人的心跳声,确认这个空间里不止我一个人,才能冷静下来。”

  祁寄吹头发的动作微顿。

  裴俞声抬眼望了过来:“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我需要一个能保守秘密的人。所以才雇佣了你,做我晚上的护工。”

  他收回手臂,双手交叉,搭在腹部。

  是一个看起来很放松的、局在握的姿势。

  “这就是你的工作内容。”

  祁寄举着吹风机的手垂了下来,认真答道:“好的裴总,我明白了。”

  面对祁寄这种仿佛在完成工作的态度,裴俞声神色未动,只道:“因为要晚上随时待命,还会影响你休息,所以才用工资来补偿。”

  祁寄点头:“谢谢裴总,我会认真保守秘密的。”

  他回答得如此周,滴水不漏,又理性冷静。

  冷静到只考虑了利益。

  裴俞声听懂了,却只淡淡应了一声:“好。”

  谈话结束,两人各自忙碌。

  不提裴俞声,这一场对话,倒是让一直悬着心的祁寄稍稍有了些具体的踏实感,吹完头发,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临走前,祁寄把吹风机放回原位。路过客厅,他余光瞥见裴俞声仍未离开。

  男人还在看文件。他看起来散漫、任性、没个正行,却总在旁人看不到的背后,独自承担这些繁重的工作。

  回到客卧,洗完澡的祁寄也清醒了,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工作。

  虽然身体还需要休息,但祁寄已经被惊吓和凉水唤.醒,再加上他并不清楚雇主今晚还会不会让自己再进行一次工作——保险起见,祁寄还是决定等到明早兼.职工作时间结束之后再睡。

  反正工作室那边交完项目了,明天休息一天,不用过去。

  但是等到想开电脑的时候,祁寄却遇到了问题。

  屋内的电脑没有实体开关,需要借助star来开启,可不知为什么,今晚的star一改平日的灵敏,不仅刚刚祁寄询问吹风机时没有反应,现在他反复叫了好几次,也依然没能唤.醒它。

  祁寄皱眉。star今晚是怎么了?

  没有电脑就没法工作,祁寄叫不出star,就打算用自己的笔记本来做。但他在屋里找了一圈才想起来,笔记本被他放在了从工作室拉回的行李箱里,而行李箱因为太晚来不及收拾,滚轮不干净,拖动时噪音又太大,就暂时被祁寄放在了玄关,没有提过来。

  祁寄有些犹豫。

  玄关离客卧不远,笔记本就放在行李箱最外层,真要拿也不算麻烦,他要不要现在过去?

  祁寄主要是顾虑客厅里的裴俞声,不过客卧房门到客厅的通道被屏风遮住了大半,如果祁寄小心一点,还是能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把电脑抱回来的。

  房门开关动静也不大。而且他记得自己回来之前,裴俞声还戴上了蓝牙耳机。

  祁寄犹豫了一会儿,又叫了star几次,见它依旧没回应,最后还是轻轻打开了房门。

  没有任何声响。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祁寄着实松了一口气。

  然而等他正想侧身借着屏风的遮挡小心地向外走时,却突然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应答。

  “在呢,在呢。”

  是刚刚迟迟没反应的star。

  最可怕的是,这声音还不是从客卧传来,而是从客厅音箱发出的。

  star终于被唤.醒了,却出现在客厅里,回应还不止一声。

  “在呢,star在这里,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祁寄直接僵在了门口。

  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偏偏甜美的机械电子音还在雪上加霜。

  “现在时间,凌晨两点十五分。儿童保护模式已开启,小朋友不睡觉,不听话长不高。你怎么还没睡呢?”

  祁寄辛辛苦苦放轻声音,可现在就算是半聋,也该被star吵醒了。

  还直接暴露了把star唤.醒的人。

  于是理所当然的,客厅里那个祁寄极力不想引起他注意的男人也抬眼看了过来。

  “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祁寄:……star,你猫没了!明天我要放一整天猛虎下山,二十四小时不中断!

  裴俞声内心:宝贝这么喜欢老虎吗,下次买个虎形按oo试试?

  本来这一晚该一章写完的,太困撑不住了,明天再继续……祝各位小朋友儿童节快乐鸭=v=这章是并不儿童的一章呢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eyber2个;凯了个西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番茄味薯片、keyber、。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杯冰可乐50瓶;kunruo40瓶;离殇32瓶;汀挽、我爱看好看的书20瓶;奴家有受名傲娇、梓卿、烟雨浩渺、25674610、我是一只大灰狼、轻歌、轻暖10瓶;草莓好次9瓶;唯微7瓶;恰逢与你、莲藕5瓶;、天天3瓶;晓若晨阳、枫岚、隐涯、32086431、南风喃、瓶子、汐染季沫ぃ、纯纯的动点、往你的ass里塞啊塞啊、夏至风诺、今天晚上吃什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sh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